加入
我们
投稿
反馈
评论 返回
顶部

内容字号: 默认 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 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妈妈你别走:豫剧剧本《女贞花》

2019-07-10 17:55 出处:剧本网 人气: 评论(
    邱员外:(白)仁兄不知,你那侄女,她她得了麻疯病了哇!

    若进了麻疯院人人下看,
    司空辉:(白)员外放心,多谢了。
    家 院:(白)正在。
    兄 弟:(白)家父家母请先生进内叙话。【生随弟兄进,】
    母亲唤我何事端?

    邱员外:(白)仁兄今到舍下,有何贵干?


    陈禄琴:(哭白)怕了,怕了,再不敢了。




    饭啊?
    邱员外:(白)怎么说女儿得了麻疯病了?待我看来。【看后哭白】

    【母拉女儿到正前台,仔细观看惊白】

    好了。

    迈步我把上房进,

    听一言不由人心惊胆颤,
    司空辉:(白)侄女晚辈在此,不好启齿呀!
    邱员外:(白)与你小姐梳妆起来,准备拜堂。








    第二场

    想父母疼爱我如同宝珍,
    邱员外:(白)安人这里来。
    可怜我孤伶伶投奔哪边?
    【丫环内答是。】
    陈禄琴:(白)老伯伯,你认识他吗?
    后继母她对我百般虐待,




    (白)爹娘万福。

    家 院:(白)司空大爷到了



    邱员外:(白)我儿不要啼哭,吉人天相,自有治法呀。
    禄琴儿年幼你多多担待。
    小 郎:(白)是。有请奶奶。




    无奈何千里远来把舅认,
    【乌氏进门叫,陈站起让】

    来寻舅父不遇,落在乞讨之中啊!


    陈禄琴:(白)多谢老伯伯,告辞了。

    见父母低下头无有话云。【慢板送板】



    只饿得陈禄琴两眼发昏。


    继母娘她逼我上山砍柴,

    司空辉:(白)什么?麻疯病?不难不难,有治法,有治法。

    出你这个小杂种!

    遭不幸我亲娘染病命断,
    邱明元:(流水板) 叹妹妹得了麻疯病
    邱夫人:(白)员外说什么?
    乌 氏:(白)爬起来,衣服脱了。学,也别上了,这是扁担,绳斧,你去给我

    邱员外:(白)怎么不见女儿前来?


    邱员外:(白)请进。【院子转身对司空白】
    (白)乞儿,我听你讲话,不我们这的人啊,你是哪的人?怎么在这讨
    司空辉:(白)我吗?

    陈禄琴:(白)老伯伯,我是腹内饥饿,不能行走哇!

    司空辉:(白)多谢员外。

    家 院:(白)后站,再后站,站远些。





    邱夫人:(白)啊?怎么,你四肢无力,脸上发烧,你有病了?待娘看来。
    保童什么事?
    信步儿来至在十字路口,

    明。继娶乌氏,也能帮我料理家务。今日天气晴和,我有心外出

    【写信毕】 我有荐书一封,他必重用与你。

    问得我不耐烦泪湿衣襟。
    陈禄琴:(白)谢坐。
    寻不见老舅父我作了乞人。



    家 院:(白)丫环来见。【丫环上】
    我的绳斧呢?哎呀呀,我的柴某打来,反将扁担绳斧丢了,回得


    探望,遇上个倒霉的小子, 最勇敢的季节:,以为这是件美事,必来上当。






    (白)老汉陈茂,祖居陈家庄,世世耕读。不幸那年,原配黄氏,染病



    【邱说时欲下跪,全家都要下跪,司空急扶】
    邱明元:(白)下学回转。



    (白)怕不怕?怕不怕?



    陈禄琴:(白)小生乃落魄之人,怎敢高攀。
    司空辉:(白)你还有此孝心哪,难得难得,我陪你同去,随我来。【司下】
    乌 氏:(白)保童快给你爷备马去。【保童下拉马】
    瑞气霭重门。



    苦命的儿啊!
    邱丽玉:(叫头)

    邱员外:(白)唤丫鬟。

    家院,唤你小姐出房。


    兄 弟:(白)先生在哪里?【院子指,二生热情的拉手,礼让陈进】




    (白)母亲唤儿何事?
    陈禄琴:(紧二八送板)
    邱员外:(白)哎,在外从权,婚后回家禀告未迟。

    二 老:(白)先生少礼,请坐。

    陈 茂:(白)婆儿,请坐。


    邱夫人:(白)想是还未起床。



    (送板)



    司空辉:(白)你往哪去呀?

    (背白)说话斯文,眉清目秀,年纪又相当,真是天赐的,太好了,太

    【陈下,乌氏看陈走远,对保童白】
    下世,撇下一子,名唤禄琴,今年一十五岁,男学攻读,倒也聪
    陈禄琴:(白)认字。
    丫 环:(内白)有请小姐。
    陈禄琴怕继母逃出家门,


    【女儿惊问】


    邱员外:(白)呵呵。家院,快接过口袋,去与司空大爷贯粮一袋。



    (慢板)
    【生 急唱紧二八送板】


    陈 茂:(白)我即刻就走。


    【陈禄琴,穿富贵衣,上】
    想起了老爹爹泪湿衣襟,
    【保童,小生上】
    邱员外:(白)就让他与女儿医病,你看如何?
    【院子叫庄丁两边上,掌灯,铺红完毕】



    上座家父家母。

    【疑此处少一句】



    家 院:(白)请。【司空进门】
    这几日天降雨土庙遭困, 梁佳玉:,
    陈禄琴:(白)我乃淮南雨稷山的人士,我名陈禄琴,因遭继母迫害,逃出家门
    陈禄琴:(白)我是司空辉先生荐来的。
    【邱家弟兄搀小生,二丫环搀小姐上 ,拜堂。众人贺喜】


    我今日出外去讨债,
    第四场
    你嘱咐。什么时去呀?
    【司空辉看看自己带的口袋】




    陈禄琴:(白)啊母亲,孩儿纵有不是,打骂孩儿便是了,何必骂我那去世的母
    【二人下】【小生上】
    乌 氏:(念)看见前房生,
    邱员外:(白)仁兄请坐。【女和兄见礼】
    司空辉:(白)这样吧,南庄邱员外托我给他找个记账的先生,你去他那可好吗?
    司空辉:(白)员外安人,为何烦恼呢?
    家 院:(白)一块檀香木,雕刻骏马鞍。


    陈禄琴:(白)请问伯伯我舅父死后葬在哪里?我要先祭舅墓,后去邱府哇!
    不如碰头死免收摧残。 【女碰头,全家阻拦】
    二 老:(白)正是。
    陈禄琴:(白)如蒙推荐,感激不尽,只是?

    司空辉:(白)可怜可怜。





    陈禄琴:(叫头)
    司空辉:(白)员外可在吗?
    陈禄琴:(白)员外安人在上,贫生拜见。



    继母娘我与你何仇何恨?
    (叫板)




    二老 :(白)我儿坐下。【二生坐。】

    邱明元:(白)邱明元。
    邱员外:(白)怎么治法?
    竟敢对我出恶言,
    来,我搀你走,这就是我家。先坐下,孩子这有热饭,你先吃点。



    过在他的身上,侄女之病岂不就好了嘛。

    儿呀,与你妹丈下边更衣。【生急白】
    邱员外:(白)小女之事,仁兄多多为力了。

    陈禄琴:(流水送板)

    像我们女儿家,得了麻疯病,百药无效,乃是个死症啊!

    (白)乞儿、乞儿,你怎么躺在这里?小心车马伤了你,你快起来去吧。
    不由乌氏喜心怀。
    况婚姻大事,必须禀告父母,方敢应允。




    邱明亮:(流水板) 全家老少不安宁。

    邱丽玉:(慢板)
    家去岂不又是一顿毒打吗?

    如同我眼中钉。
    有请爹爹母亲。【二老上】

    第一场


    邱明元:(白)庄丁们,你们在庄园四周防守,休使新姑爷逃走。】
    舅父,舅父啊·····

    东北角来了雨我赶快回家。


    【院子倒上,弟对院子唱】



    二 老:(白)快快请进。
    司空辉:(白)我们是多年的老朋友了。
    怎能够上树梢山林奔爬。



    家 院:(白)少侯。禀员外,司空辉大爷求见。
    急急忙忙把家还。
    【女听大惊】
    乌 氏:(白)这你放心吧,你的孩子,就是我的孩子,我还能不疼他,这不用
    陈 茂:(流水留板)
    无奈何上山坡把柴砍下, 古典时尚组合:,

    天哪!天哪!想我陈禄琴,亲娘早丧,父又外出,继母逼我上山

    【院子进内,邱弟兄倒上】
    陈禄琴好命苦风吹篷断,
    我要把他的儿子害,

    豫剧女贞花剧本
    在广东绥远镇作商,我去投奔舅父,必能容留与我。待我拜罢爹

    【二人对坐,家院暗上,邱员外二子上,念名字,兄先念】
    【院子下装粮】

    邱员外:(白)原来是位世家子弟,老汉失敬了。
    【下】
    邱员外:(念)
    同念 :(白)爹娘在上,孩儿拜见。
    女, 甄嬛传29集:,尚未婚配,有心招你为婿,不知你意下如何?

    【邱丽玉穿水红绣花褶子,头上不多戴。闷闷忧忧少气无力唱。传统慢板】


    请男贵人,
    邱丽玉:(白)怎么女儿我···我··我得了麻疯病了吗?
    打不来大捆柴必受责罚。
    乌 氏:(白)何事?何事?你娘那好事,你娘那好事······

    司空辉:(白)随我来,你往那里看,黑暗暗一片村庄庄园,那就是邱府。
    这件事办不妥心中烦愁。

    自幼儿娇惯养力无鸡大,

    二 老:(白)罢了。女儿坐下。
    邱明元:(流水板) 远方之人也无踪影,
    【推生出门,关门,念佛倒下。】
    邱员外之女邱丽玉,生的明眸皓齿,可叹这出水芙蓉之貌却身患麻疯。粤西旧俗,需寻一小生共寝,传出病毒方可医好麻疯。禄琴寻舅父不遇,倒被骗至邱家,邱父巧言以女相许,洞房之夜,丽玉心性贞烈,不忍加害,以实情告之,助禄琴逃出罗网。邱父得知,怒把丽玉赶出家门。



    日后你还要上天。
    爹娘啊·······
    邱员外:(白)哎呀仁兄,为弟只此一女,爱如明珠,若有治法,当面请教。
    老院外发慈悲收留下俺,




    保童,唤你家奶奶。
    众 :(白)遵命。【分下】
    砍柴。没亲娘的孩子,好苦哇!
    活活恨煞我了哇!
    邱员外:(白)我观先生不像贫家子弟,为何落在乞讨之中?

    陈禄琴:(慢板)
    阳和辉大地,
    我名叫陈禄琴苦读圣贤。
    头又晕眼又花我倒在埃尘。

    纵服那百济药也是惘然,
    【邱员外夫妇小锣上,念对子】
    邱员外:(白)安人,你看他们都长成人了。婚姻之事该为他们打算了。

    (白)雨也过了,天也晴了,腹内也饿了。待我回家去吧,我的扁担呢?
    邱丽玉:(白)孩儿近几日来,只觉得、四肢无力、脸上发烧、不知何故?
    邱员外:(白)好好好,只是这远方之人,哪里去找呀?

    乌 氏:(白)我看见你这个小畜生,气不打一处来,你娘那个小贱人,怎么生




    【全下】
    邱员外:(白)家院,命庄丁掌灯、铺红。


    【邱立即拉着司空手说】

    淮南商人之子陈禄琴自幼丧母,其父续娶乌氏。禄琴之父陈茂外出经商,继母乌氏在家百般刁赖,禄琴不忍其害,离家出走,赴粤西找寻舅父。
    陈 茂:(念)闲观流水心无事,



    仁兄请讲。
    爹逃走了吧。爹爹,爹爹,爹爹【跪拜毕哭喊三声爹爹】
    【邱家兄弟上唱】
    司空辉:(白)孩子别哭了,这一说不是外人了。快跟我回家吧。

    【女绝望悲咽的叫头】


    【下】

    【接过口袋,下。邱送,倒下】

    迈步儿我只把厅堂走进,
    为寻找远方人我到处奔走,

    家 院:(白)你是做什么的?

    司空辉:(背白)听他讲话,不像此地人啊。
    今日里天放晴乞讨街镇,
    司空辉:(白)烦劳通禀,就说老汉求见。

    家 院:(白)丫环,快请小姐出房。

    邱丽玉:(白)儿有坐。【无光的眼神,软弱的举动坐母旁边】

    (哭喊)

    打柴,你要打不来柴,回来我剥了你的皮。

    邱员外:(白)哎呀呀,这是什么时候了?还未起床,惯得太不像话了!
    女孩家得麻疯浑身溃烂,
    【小锣陈茂上,念对子】



    你照管。
    (白)呵陈禄琴,你刚才说你来寻舅父,你舅父叫什名字呀?

    第三场


    邱丽玉在深闺心中烦闷,



    保童与我带马来,【夫妻齐起,出门上马,唱下句。】

    (流水流板)

    陈禄琴:(白)员外使不得,使不得。【二生 推拉禄琴下】


    司空辉:(白)请起,请起,要治麻疯吗?【邱追问】




    新人入洞房,世世保平安。
    二 老:(白)先生请来了吗?


    免得日后我有祸灾。


    骂声奴才好大胆,


    小 郎:(白)我爷请你哩。


    邱员外:(白)此事还仗仁兄多多费心啊!

    【生进前,乌打生,保童拦,被打跪下】
    讨债,只得把乌氏唤出与她商议。


    司空辉:(白)这个不难。我那镇上,有的是远方贸易之人, 等他们的亲友前来
    呵,有了,我亲娘在世之时,对我讲过,我有一舅父名叫黄海克,

    乌 氏:(白)老···哈哈哈哈····
    司空辉:(白)那邱员外为人忠厚慈善,你到那里,定有好处,带我与你修书。
    邱员外:(白)陈大相公,我观你眉清目秀,举止大方,绝非旧困之人。我有一
    (流水送板)


    这有书信,烦劳通禀。
    家院展礼。
    邱员外:(白)你们都退下。【母和二女、丫环全下】
    有什么拂意事不顺我心?







    衣服烂人下看我怎把书投?
    员外安人容禀。






    亲啊!
    司空辉:(白)那是自然。
    每日里逼得我无路可寻。
    适才间遇好人将我搭救,

    谁家的小乞儿倒卧街头?
    【生倒在右台口,司空辉倒上】


    陈禄琴:(叫板)
    丽玉一路乞讨北上,千里寻夫。幸喜二人相见,无奈丽玉毒发病重,禄琴仍不弃不离。丽玉深明大义,祈盼禄琴另娶佳偶,宁服毒蛇酒自尽。否极泰来,所饮蛇酒反以毒攻毒,医好丽玉麻疯病症。禄琴,丽玉两情真挚,死生不弃,大难后终得团圆,情郎痴女,重拜花堂,众人贺喜。
    忽听母亲将我唤,



    陈禄琴:(白)我舅父叫黄海克。






    乌 氏:(白)保童,快去学房,把你大叔给我叫回来。快去。【保童无奈下】


    司空辉:(白)要治住侄女之病,除非是诱来远方之人,假意和他成亲,将病毒

    乌 氏:(紧二八板)
    陈禄琴:(白)岂敢岂敢。
    近几日老母亲常把我问,

    只觉得头昏疼乏困在身。


    司空辉:(白)是呀,还是去乞讨哇。你可认字?


    司空辉:(白)说哪的话,我和你舅舅是好朋友,他死了,我能不照管你吗?来

    司空辉:(流水板)

    【司空还礼后,见全家咳声叹气,问候】

    丫 环:(白)是。【下】
    邱夫人:(白)很好很好。 【二老回原处坐】

    邱丽玉:(紧二八板)

    邱明亮:(流水板) 有事速速往里传禀。
    老爹爹娶继母到我家园,
    我家住淮南地雨积山湾,

    邱亮元:(白)邱亮元。
    陈禄琴:(白)老伯伯我怎好打搅你呀
    陈禄琴:(白)罢罢罢,谢天谢地,我可遇见了好人了哇!
    哎呀员外,大事不好了,咱那女儿她···她···她得了麻疯病了。

    邱亮元:(白)见母问安。
    陈禄琴:(送板)
    受不尽棍棒苦逃出外边,


    乌 氏:(白)怎么?我骂她,你还不愿意?你进前来。


    动乐。
    陈禄琴:(白)我无处投奔呀·····




    却不料我舅父命丧黄泉。



    【司空辉上】

    【生吃毕立即白】

    邱夫人:(白)是呀,就连咱那女儿的婚事,也该打算了。
    今天不把你教管, 【取棍打完唱末句】
    长乐丰年庆有余。 【坐小场,小郎暗从下场门上,站陈旁边】

    兄 弟:(白)现在外边。

    邱夫人:(白)儿呀,你为什么起床甚晚啊?
    请女新人,



    陈禄琴:(白)不知邱府可在哪里?
    到来生变犬马结草衔环。

    咳可怜的孩子,饿坏了。

    司空辉:(白)门上哪位在?
    【乌氏上。小锣。念】
    老头出外去讨债,

    司空辉:(白)呵,黄海克呀。
    剧情简介:
    陈禄琴:(白)母亲,究竟何事呀?



    提起这个小畜生,





    乌 氏:(白)坐坐,老···唤我前来,有什么事呀?

    陈 茂:(白)我看今日天气晴和,有心外出讨债,家事托你料理,禄琴孩儿劳

    家中之事你安排。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豫剧, 剧本, 女贞花

更多文章

相关文章



剧本网WWW.57056.CN 联系方式:QQ:123456 邮箱:712051684@QQ.com 电话:

Copyright (C) 2019 剧本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