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
我们
投稿
反馈
评论 返回
顶部

内容字号: 默认 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 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心愿四个女生歌词: 就看后代咋着哩

2019-05-22 07:10 出处:剧本网 人气: 评论(


    咚,一下跌到炕底下来。


    先买上海蓝色呢,


    先买上海蓝色呢,


    我过了黄河寻地跳井去。
    你给我妈偷得买了些好东西。
    我和这奴才不较量,



    叮咛的话儿牢牢记,
    把这个庄子重修了,

    硬家娃闯下什么祸,
    谁知你长着两条腿。



    叫骂老大没来历。
    开言叫一声当家的。

    冬果梨不为奇,
    梨核骨头渣渣扔进炕洞里。
    王歧听言心生气,
    为丈夫与你磕上三个响头赔罪哩。
    许多穿戴我不提,
    老王妻(唱)
    王歧顺了他的妻。



    央望媒人去说合。
    光与旁人把事戳。

    穿穿戴戴置齐备,


    请来风建挪茔地。

    毛料子围巾带穗穗。



    百样生活做不来。
    早间死了我硬家女,
    把你另在西院里。
    老身听言心生气,
    明天我把风建请,




    尼龙袜子买一双,

    王歧妻(唱)
    大红花袄买一领, 校园小剧本:,
    硬家娃听言心生气,

    腹中饿了吃油糕,
    王歧妻(唱)

    我明天上会跟集去,

    复绸衬衣高价的, 歌谱简谱:,
    黑了戳到半夜里,




    把我二老全没提。

    进得门来门关闭,
    尽他外妈吃来尽他外妈用,
    午间又戳到日落西。
    王歧(唱)



    他是个轱辘子、掷骰子、挖牌摇宝的。
    我老汉今年六十七,
    脑后又打银镝镝。

    我和你成亲两年半,
    再买一双鞋是高底、塑料的。





    夫呀,

    甘肃环县道情皮影戏《王歧怕老婆》



    拌得小伙子着了气,
    尼龙袜子买一双,
    小伙子上炕忙穿裤,


    老王(唱)


    吃喝钱又费了十串多。





    么娃子拿回一匹布,
    为你买点心爱的。



    只说奴才把门户改,
    老坟茔地往前移。












    你怕我妈儿怕媳,
    把我另在上房里,
    走东家窜西庄,


    叫骂婆婆没来历。

    这个庄子硬得坐不得。

    她骂我与别人家戳是非,

    戳得两家打起架,
    你觉不着得骂谁哩。

    惹我糊涂虫老妈打你为啥的。

    箱子里取出尺剪来。
    再与他外妈买上些好吃的。
    王歧听言泪悲啼,
    后买十个软不愣登、硬个铮铮、可口味儿鸭冬梨。

    后买天津大卡衣。



    你妈的家法重得很,
    通!一下跪在你脚底里。
    唉,贱人!

    所生一子叫王歧。

    要说是,不怕妻,
    二八佳人女裙钗,
    硬家娃正把我男儿汉想,
    贱人倒有三件病,

    你为你爹妈把孝行,
    骂声贱人该死的。



    我把我的这三角子眼睛瞪得白白的。


    王歧我来到门儿外,
    她骂得话儿听不得。
    再买一双鞋是高底、塑料的。
    老王(唱)
    才娶下青春年少二八佳人女娇娥。
    王歧(唱)
    复绸衬衣高价的,
    单等我儿回家转,



    咱们三辈子都怕妻。


    叫一声娃他妈与我缝裤子来。


    却怎么一步也迈不开。

    她在中间贺喜哩。




    老狗,你我知道了骂他哩。
    老王听言心生气,
    奴才供敬你的妻,
    午间叫你妈给你这秃头狗日的娶好的。
    老子见了你妈淌尿打颤哩。
    骂我怕妻是为啥的?
    专与旁人把事戳。


    你怕你妻你不提,
    你爷爷当初怕你婆,
    放下生活你不做,

    戳得两家打起架,






    谁知奴才也怕妻。
    哎,我好晦气也!


    硬家娃看见事不好,
    你看我年纪轻轻的死了是为啥的?
    你与你老子做缠带。
    (白)如不然咱把这家分了!
    骂声强盗你做事的鬼。
    她把她的那三角子眼睛瞪得白白的。
    佳人听言着了忙,
    鹿花裤儿是个好东西。
    怒儿不息坐在地,

    有人但说是她的过,

    老王妻(唱)

    把梨核骨头渣渣扔进炕洞里。
    老王(白)
    居住陕西都河里。


    我老汉名叫王公景,

    我爷爷当初曾说过,

    唉,贱人!



    你听你儿说啥哩?

    挣挣扎扎迈一步,
    口儿渴了鸭冬梨。
    他说他明天上会,跟集去,

    两场子共赢四十串,
    手拄拐杖打贱妃。
    爱吃好的光串门子怕做活。



    口儿渴了鸭冬梨。
    王歧妻(唱)


    急忙跑到上房里。

    缝了七七四十九,
    哎,我捏住鼻子哭啼啼。

    王歧(唱)

    通,一下跳到当院里。
    隔壁子有个硬家女,
    偷地称肉杀鸡宰鸭你是为啥的?



    妻呀!我的妈今天得罪了你,

    头一场赢钱三十串,


    听丈夫把话说心里。
    生意买卖不会做,

    腹中饿了吃油糕,

    他与他外妈买些心爱的。






    后买十个软不愣登、硬个铮铮、可口味儿鸭冬梨。



    先买八个糖油糕,



    黑了戳到半夜里,
    我叫你与老子缝裤子,

    哎, 星光大道楼兰:,说是奴的夫哎!



    就看后代咋着哩。
    你和你儿一处里过,
    尽你吃来尽你用,
    转面来搀起当家的。


    二一场又赢十串多。



    佳人听言好追悔,


    妻呀,你今天闯下什么祸,

    后买天津大卡衣。
    人人都说是我的过,
    叫一声当家的穿裤子来。



    半夜又戳到鸡叫里。
    你还给我妈买了些好吃的。
    要知此事哪里有,

    我一下子关得紧紧的。
    哎咳!大门外转来秃头小伙叫王歧。

    早间戳到午间去,

    到后院寻得拉他这个老狗去。
    再与你买上些好吃的。


    老王妻(唱)
    哎,说是我贤德妻!

    早间戳到午间去,


    贤妻不必泪悲啼,
    王歧妻(唱)

    骂声王歧狗日的。
    先买八个糖油糕,
    王歧(唱)
    爹妈知道了他骂呢。

    出在陕西都河里。


    若不是咱坟茔的事,
    叮咛的话儿牢牢记,
    不是打你便休你。
    正彩礼费了三十串,
    忽听我妻泪悲啼。
    你说你儿是好的,



    半夜又戳到鸡叫哩。
    一心打问娶老婆。

    穿穿戴戴置齐备,


    先买江南黑手帕, 再见再见 李易峰:,

    唉,婆婆!
    越说越讲越生气,
    我在中间贺喜哩。
    开言我把王歧骂,
    叫骂贱人该死的。
    哎呀,硬家娃看见没有气,
    午间又戳到日落西。




    说是我好悔!

    硬家娃看见男儿汉问,

    毛料子围巾带穗穗。



    老身听言心生气,

分享给小伙伴们:

更多文章

相关文章



剧本网WWW.57056.CN 联系方式:QQ:123456 邮箱:712051684@QQ.com 电话:

Copyright (C) 2019 剧本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