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
我们
投稿
反馈
评论 返回
顶部

内容字号: 默认 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 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最后一次的温柔歌词:就是一个出租司机

2019-06-24 18:33 出处:剧本网 人气: 评论(

甲:好昧。

   乙(不由自主地看自己衣装有什么不得体,看后非常的正规,奇怪地再看依然笑的甲不由地闪躲):干吗啊,神经受什么刺激了,这上来见着我就奸笑……

乙:知道没什么好事儿,反而索性就歪倒在了副驾座上开睡。

甲:您也拉过伸懒腰的?

甲:怎么回事呀?

甲:那你呢?

甲:公安早拿笤帚全给扫干净了,看看……

乙:怎么回事儿这是,(接过了手机,念上面的短信)比公鸡起得早;比母猪吃得多;比兔子跑得快;比骡子还能干;比小姐睡得晚。打一种行业。谜语……

乙:伸手地从兜里掏出了手机,哆哩哆嗦地拨通了110,快瞧瞧来吧,杀人啦,杀人啦…    

甲:这样板儿啊。

乙:呵,瞧这忍无可忍劲儿的。

    出场人物:甲——捧哏,乙——逗哏

甲:拽什么呀。

乙:将近三十六个小时了。

甲:啊——睡了?那有法儿睡吗?

甲:调戏我,问问他。

  甲:哼……你这不是开过出租车,作过出租司机吗。

乙:直觉自己神经错乱并且脸色铁青感觉手脚发麻,浑身烂颤呀(形象地表演)

乙:沁着头睡的——身子高、头低。这样(斜着身子形容了一下)

甲:怎么不同呢?

乙:哦,南城那边儿的。

甲:确实有些困了,两眼迷迷灯灯,在展览路那段双眼发花,(眯着眼睛形容着)又看有一人冲他招手拦车,强打精神。努力二目放光的他赶忙本能地就贴了过去,并把车平稳地停到了对方身边儿,而且前门正对着人家……

(完)

乙:我呀,那时开出租自己给自己订任务,一天加完油必须交家里四百块钱。

乙:嚯,这迫切,够急的。

甲:这就是超精尖形容。

乙:孤陋寡闻少见多怪,我就睁着眼睡觉。知道张飞张易德吗?

乙:刚在台下还跟化妆师说呢,今天简直热死人,这看见你立时感觉就跟进了冷库似的,一身的鸡皮疙瘩(直看自己的手臂)。

乙:我不看你们的黄色信息。

乙:平常人都闭着眼睛睡觉。

乙:周星迟讲话:专业。

甲:进沟啦!

乙:就在他睡的正香甜的时候,(摆了一个睁着眼睡的造型)突然间——(猛一说话)

甲:抽筋儿了。

乙:有一天干到快一点了,确实太困了,视线模糊精神萎靡(形象地表演)。

乙:总算看见救命星了。

乙:公共汽车站停车就是违章,五十块钱三分。

乙:怎么啦,怎么啦?

甲:嚯!!确实有深度,比我们街坊加一更字。那一般您的定额得标着多长时间呀?

乙:为什么呀?

 

              出租司机相声剧本之一

甲:我家啊住在北京的南郊……

甲:然也。

甲:他一问,您去哪?对方讲话,好活儿——调头吧,颐和园那边的农大。

甲:他啊,那天收车,天都已经黑下来了,到村口儿了等于都已经到家了,哎,看见前方路口两个翘首以盼振臂高呼的身影,正在向他招手拦车(生动地表演)

甲:又精神百倍地接着马不停蹄多拉快跑地干。一直拉到有下午四点多了。

乙:胡说。说,举个例子,他怎么辛苦。

  乙:哦,这是说出租司机呀!

甲:哦,那他们有渊源。看来赶明儿,谁家想出个铁人就给他起名叫什么什么喜。

甲:你这借尸还魂,死不瞑目的这突然间又活了我受得了吗。

乙:嚯,看来我们有一拼。

甲:啊,三国名将。

乙:不过要说起来这彩信写得确实挺贴切,出租司机确实很辛苦(感悟道),不过也不至于你这么乐啊?你的娱乐神经也太容易被感染了?

乙:不是,这有什么可了的,你这跟妖精似的, 护士佳话:,笑得我寒毛倒竖,感觉跟进了停尸房似的。

甲:是啊,也纳闷呢,眨巴眨眼睛看着人家,心说:车站了怎么不上哪?不会让我给交警搞赞助吧。

甲:哼……

乙:对,问问。

乙:哎,告诉你,他就睁着眼睡,知道吗?

甲:整是大北郊。

甲:刑事案件。            

甲:您去哪?人讲话:我哪也不去,我是伸懒腰哪。

乙:行……别着拽了。

甲:他呀,每天早晨准保七点出去,最迟不超过七点……

甲:整个一个喜子的大师兄——钱狠子。

甲:哦……收益非浅。您接着说。

甲:(跟着惊恐地一躲身)好家伙, 梁山伯与祝英台剧本:,真诈尸啊?你再吓死我。

甲:他叫铁人呀!……

甲:佛爷!可想而知,再分不是极度困疲劳,谁能摆放这种难得一见的造型入寝哪?

甲:我知道有那么一回,他啊已经干了一天一宿了,

甲:容易吗。

乙:作过出租司机怎么了?

乙:11被勒颈制死的标准现场版啊!!

乙:而且我这头发又比较长,头朝下,长长的头发四散着……

甲:那人从外面好奇地看着他没有动地儿。

出场刚站在一起,甲看见乙立时就捂嘴忍不住地笑。

乙:出租司机不成文的法定时间。

乙:咱们的石油工人铁人王进喜小名就叫喜子。

甲:睡上啦!(瞪大眼睛惊讶地)

乙:一个遛弯的老头到我车前,见我张着大嘴,瞪着我这特大号的金鱼眼,(还特意表演一下)

甲:怎么呢?

乙:倒没拉过伸懒腰的,可绝对比他有深度。

乙:呵,铁人,看来叫喜子的是出铁人啊……

乙:一下我的夏利就开进了道边马路沟里去了。

甲:晚上七点收车,最少十二个小时。

乙:是啊,我说不拉了,赶紧向家开吧,从利水桥儿向回开。

甲:哎哟。

甲:那时已经干了一天了,但是那时他呀就好象注入了兴奋剂,根本就不知道累, 电影新潘金莲:,好象始终如一随时随的都在工作状态,就身不由己的就贴过去了,他车刚一停,迫不及待的二人就高兴地拉开门上了车。

辛苦的出租司机》

乙:看来我们是把兄弟,我就经常这么干。有那么一句话,钱支眼皮二目都放光啊。

乙:恩,这活儿确实不错,好歹七、八十!!

乙:原来呀由于夏天天亮得比较早,刚四点多左右天已经就亮了,路上也开始有遛弯的人了,其中有一路人一看眼前翻入沟里的车,不由自主的好奇地就贴近想看个究竟,结果不看则以一看不由吓得惊目结舌……

乙:刚走半道儿,一打瞌睡。

甲:哼……

乙:不但如此啊,我睡觉正和大家有一个巨大不同点。

甲:你听着啊。我们有一个紧邻街坊,叫喜子,就是一个出租司机,俗称的哥啊,他就和这彩信上说的一模一样。他有一个外号,大家一听就就知道了……

甲:那您说说。

乙:一对时了。

乙:我这这不更生动点儿吗。

乙:三辆十万火急闪警灯的紧急警务车从不同方向朝我这风驰电掣疾驶而来,并都很快地相继停在了我的车旁边儿,跟着“噌噌……”跳下了十多个刑警……

甲:搁谁都得惊目结舌。

甲:这高兴,二话没说调头就走啊,到了目的地,掏出了手机,给家打了个电话,也不困了。

乙:都最少十三四个小时以上。

甲:你这生动了, 不配说爱我歌词:,我这真魂出壳了,受得了吗。

乙:哎,你这不让我说得吗,观众是裁判,让他们说说是不是你让我说的。

甲:(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自己拨出了短信,然后送到了乙面前)

乙:他叫什么呀?

             作者——笑颜

 

乙:我也不管那么多了,都困极了。

甲:呵,脑袋成拨浪鼓了,还不赶紧打道回府。

乙:我们俩的风格一样。

乙:顿时给老爷子吓得象似被施了定身法,腿好象被磁铁牢牢地固定住都动不了窝了……

甲:对……我错了,我错了,对不起,接着说。

甲:实在是太可笑了……

甲:啊,废话,睁着眼睛那是死不瞑目。

甲:让人不寒而栗呀!

乙:不过也没完全下去,左后轮还在路上面,就是右前轮全部栽下去了,左前轮儿趴在坡上,车头右前角顶在了沟底,所以车头斜向下,车尾后翘着。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出租, 机系列, 之一

更多文章

相关文章



剧本网WWW.57056.CN 联系方式:QQ:123456 邮箱:712051684@QQ.com 电话:

Copyright (C) 2019 剧本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