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
我们
投稿
反馈
评论 返回
顶部

内容字号: 默认 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 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男儿志歌词:” 张铁梁:“….好

2019-06-01 07:43 出处:剧本网 人气: 评论(

张铁梁走进屋来向兰花看了看,不悦地:“兰花,你对成子哥不该这么样。”

韩母:“什么结果?”

韩月:“我认识张铁柱,他的为人处世?”

韩母:“车子是他朋友送的,就是坏,也坏在他的朋友身上。”

韩月:“娘,女儿给你说真的,我明天就出嫁了。”

他们夫妻二人止不住热泪盈眶。

女售货员:“有深红色的嫁衣,也有淡红色,有桃红色的,也有血红色的,不知大姐要挑哪个颜色的。”

韩月:“嫁衣,以红色为主。”

张铁梁:“李雨的眼光就比你看得远。春天镇种子站来茅草山,给了十亩地的种子棉的预订合同,你怕受了骗,人家李雨就定了三亩。今年准能拿它一两万。”

张铁柱:“韩月,别再说他了。”

韩月:“你给我交出钱二来。”

张万和:“铁成,叔今天来,给你送来三万块钱。”

韩月:“女儿也是无奈中的无奈,还有,娘,我问你,我明明知道,给我介绍的那个人是罪犯,他杀过人,或者贩过毒,我也不能为了父母的一时脸面,把我的终生给赔上。

韩月:“兰花和他吹了?”

于得水怒道:“你是谁,你凭什么要我交出钱二。”

张铁柱:“好回答?”

韩月:“什么事?”

28:张铁成的棉花地   日   外

17:茅草山庄的街头    日   外

韩月用手轻轻地抚摸着这辆电动车,无意中从车把中取出了一张发票,她视着这张发票,“张铁柱”三个字出现在他的面前“张铁柱,嗯,我问你,你姓什么,叫什么名字?”

韩月:“你的朋友可叫张铁柱?”

男青年甲向韩月看了看道:“你找张铁柱?”

女售货员热情地:“大姐,你好,想买….?“

张万和敲响了张铁成的大门:“成子,成子,成子在家吗?”

张铁柱:“是谁?”

12:大街   日   外   

媒婆满口答应道:“见个面,见个面,也得让你当爹娘的看看吗。那就三天以后吧。”

韩月:“您说错了,能和狼睡在一个窝里,也不是一个好东西。”

    于得海:“我们为了以后无需斤斤计较。”

女青年用讽刺地:“半路上杀了一个程咬金,你是谁,又给张铁柱打什么不平。我告诉你吧,张铁柱快到死的境地了,谁也为他争不回来这个面子。除非….”

10:新婚服装店   日     内  

张铁成:“李雨去娘家了,我那老岳母感冒在乡卫生院挂水,家里还有几十个草鸡蛋送给老人补补身子。还有,儿女都是一样的,医疗费也不能要果的舅舅一个人拿。再说俺为大的,还得多拿一点才好。”

韩月:“是不是你想起白毛女的电影?”

张万和:“有你们这样的女儿女婿,也算是个福。”

韩月:”我想买嫁衣。“

4:韩月的家   日   外   

韩月:“张铁柱的未婚妻名叫兰花,因为我和铁柱分了手,兰花不嫁他人,却嫁给了近门的弟弟张铁梁,张铁柱无颜面对他周围的人,也许….”

天黑了,屋里亮起了灯,张万和,张铁梁,于得河于得海坐在张铁梁的家。桌上放着一堆现金。兰花正为他们沏茶。

女青年甲:“看她心事重重,从她的眼睛里,我可以看出她的心思来。”

韩月:“是于得水将你的电动车送到了俺老韩家的家门。”

张铁成:“叔,侄儿眼下不需要。”

韩父:“孩子,爹不反对你的婚事,可是不能推迟几天吗。把那个叫张铁柱的小伙请来我们家,让我和你娘还有老韩家的人都看一看,还有,我和你娘总不能就这样地把你打发了吧。”

韩月冷漠地:“娘,什么年代了,找对象谁还靠什么媒婆。”

张铁柱:“是贼?”

女青年甲:“张铁柱没有这个命,要张铁梁,叫花子摔倒了捡到一块狗头金。”

“哈哈……”这群男女谈笑非非,可急坏了韩月,她吼道:“太不公道了,兰花,兰花,你过分,你太欺负人了。”

兰花:“我怎么样了?”

8:路   日   外    

女青年甲:“要说为人处世,张铁柱别无说处,可是他明天酸甜苦辣涩的五味瓶一齐向他倒来,我们还会担心他…….?”

韩月无表情地笑了笑道:“你的朋友真大方,真慷慨能将两三千元的电动车送给你。你们的交情算是不薄。”

兰花迫不及待地:“于大哥,到底卖了多少钱?”

韩月怯生生地望了母亲几眼,没有搭理,便将电动车扎好,便一件件衣物取下车子。

这时张万和也赶到了现场,他观察了一圈,向地上的足印仔细地看了又看,老谋深算的低声道:“梁子你过来。“

媒婆哈哈大笑道:“月儿,姨我给你带来了小伙,你看看,在大韩庄可以说是顶呱呱的吧。”

韩月的父母走进屋来,韩月拉过一把椅子为父亲看了坐。

韩月:“爹, 武汉梁佳玉声乐培训:,娘,女儿已下定了决心,若是我嫁不出去,我就…”

于得水摇摇头

张铁柱:“爸,妈,你们为什么要贼做你们的婚姻介绍人,那不成了与贼同伍。(张铁柱摇摇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也许他们还会怀疑我和你也是贼。最少也是和贼打得火热的不太好的人。”

张万和:“兰花多能干,过去除了对铁柱对韩月有些过分,其它的地方找不出来任何的缺点,今天不该再和成子和李雨作对。”

张铁梁向兰花不悦地看了看道:“兰花,我不是说你。”

韩母怆然泪下,她哭咽地:“女儿哇,你要去哪里?”

张铁梁:“你在家歇着,地里的活等我回来干…”

韩月:“大姨,请你走吧。”

23:张铁梁的家   夜   内

男青年乙:“是柱子的什么亲戚?”

韩月苦涩地:“他….他没有来。”

    张万和:“我先说我的意见,拿出一万为于得水疗伤,得海,铁梁前去广州,也不容易,拿出一万作为他们二人的辛苦费,所剩的十八万,每人三万。”

媒婆急了眼,前来阻拦嚷道:“婚姻不成,看不上他,也不该去打人呐。”
韩母仰面长叹:”天呐,俺老韩家什么时候养了你这么个贱钟。我又是哪辈子造的孽。”

兰花:“不好,张铁柱是警察,张铁成这个软骨头肯定做了叛徒。”

24:张铁成的家   夜   外

韩月向电动车走去,她触景生情,喃喃道:“麦科特,上海大天AB型。”

媒婆直气的跺脚捶胸:“我,我,船头掉泪为得何(河)呢?”

韩母在女儿的床沿上坐了下来。

韩月说着,说着,她哭了。语韵也酸痛起来,两行晶莹的泪珠从她的脸上滚滚而下。她又道:“铁柱,你坐下。”

韩母:“俺家月儿?”

字幕;张万和之妻,和婶

“一定是茅草山人干的,也许是”

韩月二目噙泪如凶神一般,手中操着铁锨,厉声斥道:“姓于的,你滚,你给我快滚!”

于得河摇头晃脑,哈哈大笑道的笑着。

韩月:“或许吧。”

于得河:“兰花,我们说得不是谎话,何时诓骗过你。妹妹发财还在后边了。大胆地干吧。”

    张万和:“得河,你是个厚道的人。我张万和也不是一个不讲情理的人。于得水的饮料费,从这二十万中扣除。”
韩月:“好,谢谢你。”
韩月说的是你坚定和不移,其父母也被其所惊呆。

男青年乙:“硬是个钢刀,软是绳,影影绰绰去跳井。够张铁柱去寻死得了。混蛋,太混蛋了。”

韩母不知所措地:“你,你疯了。明天你嫁给谁?”

    兰花:“你说我个什么,他张铁柱,又想当婊子,又想立牌坊,自然退了伙,这三万块钱就不能分给他。”

女青年甲:“一个长得超得过兰花,求上门来,在明天嫁给张铁柱。”

韩母唬着脸道:“天上无云不下雨,地上无媒不成亲,我们是老诚的人家。”

韩父气得颤颤抖抖追了出来,哀求地喊道:“月儿别给爹丢脸哇,爹今年五十八岁,丢不起这张老脸哇。”

兰花愤愤不平地:“他张铁成不是退伙了吗!“

“月儿,月儿”

韩月没有表情地笑了笑道:“没有贼也就没有我们的相识。我们的结合。”

韩父:“你就什么?”

韩月:“他张铁柱不娶我这个活人,他必须娶我这个鬼。”

韩月听得有人在呼唤他,她抬起头看去却是母亲,韩母走出棉花地。

韩月眼泪飘飘驾车向前驰去。

韩月:“也许我还不答应。”

韩月:“是的,我要找他。”

(结束了回忆)

张万和:“成子,李雨我那侄媳妇?”

兰花愤愤地骂道:“钱,钱是什么东西,灵丹妙药,他张铁成还不是接受了那三万块钱。”

韩月:“好回答。”

“抓住他(她)饶不了他(她)…”

张万和谓然长叹道:“她欺负韩月已不是一天两天,屡屡而不可收场,现在又欺负到李雨的头上,茅草山的人尤其是我们张家人实在是不能再容忍。”

13:韩月的住房    夜     外  

韩月:“他们怎么问?”

李雨:“铁柱,你看,我们的棉花地怎么都蔫巴了!”

张铁梁:“视如寇仇。”

韩月:“好回答,太好回答了。”

三层小洋楼,拔地而起,那楼,龙脊凤檐,贴瓷挂釉。斑斓多彩,楼前花圃,楼后竹园。

张铁柱哈哈大笑道:“我们的媒人是贼,是贼。不过我们的孩子又问我们,我不太好回答,也无言解释。”

韩月:“我不去。”

韩母客套地:“大妹妹,要你久等了。”

韩父:“你哥?你哪的哥,只有一个弟弟还在军营里。”

媒婆:“你家月儿,正能和他般配,真可说是郎才女貌。天生的一对,地生的一双,他还是城里人哇.。”

韩月:“我就挑深红色的嫁衣。粉红色的婚纱….”

于得水取香烟在手,热情地向韩母走来道:“姨,请抽烟。”

韩月不亢不卑地哦:“我的嫁衣,从镇上买来的。”

张铁成:“和叔,我管不了你们去分那些钱,我张铁成一分也不会去贪分那一分一厘,因为那些钱不是合法得来的。”

22:楼外    日   外  (兰花的遐想)

张铁成:“李雨,你说的对,他们一时得手,决不能时时得手,一但失了手蹲监坐牢,或是命丧黄泉。”

韩月:“铁柱这都是我的真心话,可瞒爹娘,不可向你隐瞒半句。我哭不敢出声地回到家,半个月后有人说媒提亲来到俺的家,爹娘也就答应了。

于得水:“于得水。”

兰花:“两万?”

张铁柱,内疚抱歉交加地:“韩月,我这就委屈了你,此时此刻使我想起了…“

张铁成:“和叔,您?”

韩月:“天还早哇,有什么事吗?”

于得水放浪形骸地走出韩家,媒婆却想大喊大闹,扯着嗓门叫啧着:“姓韩的,凭什么赖姓于的电动车?”

于得河:“二十万。”

“打的除草剂…”

韩母唉声叹气道:“你,你,月儿,娘我…….”

韩月:“只有明天,没有后天,我必须出嫁。”
韩月:“爹,还有什么?”

韩母怒道:“你敢。”

张铁成:“那批文物出手了,这个钱我不能收。”

李雨:“也许他们能得到许多的钱财,我想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因为这是违法的,总不如我们靠自己的手干出来的。花用的顺心如意。”

9;某镇的大街     日    外  

    韩月母女回到了家门,推门而进。

张万和落了坐。张铁成又为张万和倒了一杯开水:“和叔,请喝水。”

张铁成:“和叔,整两个菜,俺喝几口。”

韩月哪里听得进去半句,奋举铁锨向于得水打去。怒不可遏,高声骂道:“姓于的,你和狼虎为群,你抢了我哥的车,这车是我哥的。”

张铁柱:“说来,我们还要谢谢贼。”

于得河:“来电话了,一切顺利。货一出手,坐下午的车从广州返回。”

韩父:“妹妹,如今的小伙子不能去以貌取人。”

韩母走到进来,道:“月儿,快回家去。”

韩月说着便去墙边伸手抄起一把铁锨奋力向于得水打去。

张铁梁:“对,必须赔偿,上次给他三万他们不是没有要吗?”

一辆客运汽车徐徐在村头停下,张铁梁,于得海手里提着几个纸箱子上了车。兰花在车下为他们送行。张铁梁从车窗挥出身来。

韩月:“是贼。”

媒婆:“对,对,大哥说的对,我再说他的本事,大的很呢。跑广州,去深圳,做的都是大生意。十万八万,根本看不上眼。”

喜房内亮着灯,整个房间除了墙上那张双喜, 伊一个人资料:,没有别样更新。床上还是那床褪色的旧军被。

“去派出所报案…”

张铁成将张万和请至屋内,热情地为张万和看了坐。

韩父:“我们也得准备一下你的嫁妆,女儿你把门开开,我们商量一下不行吗。我的女儿呐,爹太宠坏你了。”

女青年乙:“明天就是兰花家张铁梁的喜日,张铁柱能不哭吗。有人说不见棺材不掉泪。张铁柱却是不见花轿不掉泪。”

韩月:“你可认识一个名叫张铁柱的人?”

众村民义愤填膺,还有的怒骂连声,顿时地头的人一片怨恨,一片臭责,无不恨得咬牙切齿,还有的摩拳擦掌:“抓住他,非揍死他不可…”

韩父急了:“你中的是哪家的邪?”

25:张铁成的家,   夜    内

老人又怒又气,拂袖走进屋去,唠唠叨叨道:”看来她是病了,患了花病,坏了神经。

韩月的父母亲进了韩月的住室。

于得水侃侃而言:“我的那些朋友,都是大款,是我生意场上的搭档,手里有了钱才敢去大方,去慷慨。你看可好,送给你。”

门开了,韩月伸出身来,道:“爹,娘,请进吧。”

张铁成:“和叔,哪来的三万块钱。又为什么无故送给我?”

张铁柱和韩月坐在床沿上。

张铁成和李雨夫妻二人正在田间劳动,他们一边为棉花整枝拿叉,一边聊着。

于得水:“是朋友送给我的,我不知道是什么价格。”

女售货员:”你的对象呢?”

韩月:“姨,这车子是张铁柱的。他购车的发票塞在车把,后来,他被歹人打了劫,今天我能甘愿知道他是贼,他是黑社会,再嫁给他吗。我可以断定他姓于的,不是好人。”

韩母:“我们也得办几桌筵席,把亲朋好友都请来办个样子来。”

张铁柱:“神差鬼使,阴差阳错。”

韩月:“女儿不是给你说了吗,我要嫁给他。我说的是认真的。”

兰花咬牙切齿地:“就让她等着吧。”

楼前有条不宽的水泥路,路上走来一个女人。只见她破衣褴褛。满脸的尘垢,手里拎着打狗棍,还挎着讨饭的篮子,在楼前踟蹰着,缓缓地走过:“哈…韩月,她,讨饭婆,穷鬼,你在我兰花的眼里还不如一条狗。”

韩月:“不知道”

韩月:“娘”

韩母:“死丫头,真会忘事。今天有人要来俺家和你相亲。”

兰花忿然道:“他张铁成是凊孩子抱。”

韩父:“韩月,你要是看中了茅草山的张铁柱,爹也不反对,自从解放一来,就是这个政策,不过,太仓促了,你不能这么样的走,再说….”

于得水哼了一声,不示软地:“别你娘的咋咋呼呼,看外表是只温顺的羊,其实是只凶恶的母老虎,并不是什么好东西,好,好,我于得水八辈子讨不上老婆也不要你个风流鬼。”

韩月:“是贼。”

16:张铁梁的家    日  内

兰花:“梁子,别冻着饿着了。”

韩母哭了,老泪横流,她为难地:“月,娘一辈子只生下你和你弟小奎,我和你爹快到一辈子从未做一丁点坏了良心的事。你别气死了我。”

女青年甲:“她是在刺了张铁柱的眼。”

韩月:“是缘分。”

韩母:“为什么这么急?”

张铁成说罢拿起桌上的钱向门外走去。“

韩月:“娘,女儿,没有气你,可是,我的眼里可揉不了沙子哇。”

张铁成:“和叔,请坐,请坐。”

媒婆面上无光,怏怏不乐地走出韩家。

于得水不软不硬地:“车子我不要了,还不行吗?”

20:高楼    日   外 (兰花的遐想)

兰花向昨天冷视几眼,啧啧骂道:“她李雨自从进了张家,就和她好如一个娘养的,谁与韩月好,我就恨谁。”

张铁成:“和叔,将心比心,心心相同,俺娘在世的时候韩月,那么孝顺,就是皮出的闺女也比不上她。”

韩母跳了起来,嚷道:“你自己心里还没有个谱,这哪能成,你,你….”

张万和:“我那这媳妇可在家?”

于得水:“车子,我不要了。”

兰花走坐不安,心如火燎,在屋内打着转儿。她走到墙边打开挂在墙上的日历,查数着一,二,三,四,….十一,十二,十三,就十三天了。梁子到底哪里去了,连个信儿也没有。”

于得水跟了上来道:“这是名牌,去看看,会骑自行车的就能骑电动车。”

韩母大惊:“你的嫁衣,还没有找上婆家,买什么嫁衣?”

张铁梁:“我赞同和叔的意见。”

韩月:“娘,茅草山庄有位大哥,名叫张铁柱,他是好人,因为女儿,他的电动车才被贼人抢去,我要为他送去,才能了了女儿的一件心病。”

张铁柱:“对,是缘分,真是,千里有缘能相会,对面无缘不相识。是贼人促成了我们的好姻缘。哎,于得水?”

张万和坐在椅子上,吸着烟, 从不放弃歌词:,久久没有开腔。

张万和:“兰花,兰花。”

他们一边说着话向屋里走来。”

这时张铁梁骑着自行车闻讯赶来,他下了自行车便向田里走出:“看后勃然大怒,痛恨不已,高声骂道:“有种的出来,看我铁成兄弟软弱可欺,我张铁梁不怕你,有本事与我叫量。”

19:张铁梁的家   夜   内

李雨:“你不是常说,宁看贼捱,不看贼吃吗?”

李雨:“是和叔送来的,你,你不能收。”

29:张铁梁的家   日    内

韩月:“爹,娘,别说了。你们逼我只能是一个结果。”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红尘, 第二十, 一集

更多文章

相关文章



剧本网WWW.57056.CN 联系方式:QQ:123456 邮箱:712051684@QQ.com 电话:

Copyright (C) 2019 剧本网, All Rights Reserved.